【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709|回复: 6

中秋特别批评:陈丹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0 18: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庄别来无恙?( 转自萧沉博客)



按:宋庄节热话题中,博友有个帖子题目是《宋庄是谁的宋庄?》,论坛里要谈的题目是《谁的宋庄艺术节?》,一大一小,相互附着:节热是为庄响,庄响节则更热!就像有个网友“宋庄有蜱”的博文后我留言问“人蜱管不?”,实说,如果有个镇仅仅从“旅游立镇” 的立论、达标的角度考虑,那个镇要是恰获得全国乃至全世界“毒蜱首发镇”称号,那一镇之长可是关起门偷笑不止的,何况现在这个宋庄“旅游立镇”之外,还“艺术立镇”呢,“跨界”热闹正是它想要的,从过节内容不就一眼看白嘛,你真能、或非要分清哪是旅游哪是热闹哪是艺术吗?真要或真能分清旅游是旅客的、艺术是艺术家的吗?假设吧,你真分得清什么是人、什么是人蜱、什么是人恙,再至而能分清什么是有毒人蜱、人恙,那又能怎样?横竖都宋庄喜欢呀!你我他正撰文、发言讨论的这档儿,正是宋庄大步向前之时。所以,你我他,还有下面这个美籍华人陈,应该是下个艺术节的嘉宾;而包括这篇,我写俩了,应该特邀上台发言兴赋。



各位实际是要谈“宋庄是谁的”这个大题。这个其实很简单,标准答案可曰:限期之内是宋庄籍居民、村民们的宋庄。答案若还有别的,则之前村民讨回房子的案子就是子虚乌有。注意,我说了“们”和“限期之内”的限定,前是指“集体所有”,后是指“70年期限”。因为“集体所有”,印象里理解成“宋庄镇政府的宋庄”或“某某某村委会之和的宋庄”也差不多,否则如果以后“宋庄CAD”需要拆迁,怎么拆得成哦?这样吧,或者换过一种更简单的算法,大家就很好解答这个题目:如果旅游产业、艺术产业换来的收益,按理、合法平均分到(可能意味着哪哪官长、哪哪名人分得少了)各家各户,其总数永远是超过出卖房屋、地皮总数的,那我保证都有机会不再被讨回房屋、地皮使用权,更有机会成为宋庄的非籍贯永久居民!当然,从所有权的角度,既然“集体所有”更可大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国界内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说“宋庄是我的宋庄”,但这仅满足自尊心,却绝不会有任何实质实权,说不说看你爱。



当然,既然这事是在艺术网站里谈,估计大家用意或许真不在上面的论证,虽然那是最实打实的痛处——都客居客而已,竟想动人家宋庄的奶酪!大家想谈的也许是(从达到小):“生活”——“艺术生活”、“精神生活”——“艺术精神生活”。呵呵,且不说这多么虚无飘渺或多样竞逐的“生活”、“精神生活”如何能得出个一致答案来,“生活”无处不有、何处不可,为何要挂上“宋庄”之名方可寻问谁之所有呢?或者看这上面的简单算术,你还非要执著坚称找到“艺术原子”之归属,你不急,我急:将扯谈扯淡去吧!



有个美籍华人艺术家叫陈丹青,我给他挂了个电话,说:您也曾“北漂”、更曾“洋漂”,对这问题可有些感受谈不?陈听罢哈哈大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那惯有的睿智眼神从电话线传达过来,曰:问题不妥,应问“谁养活了宋庄”!笑罢,滔滔不绝说了一通。下面是我整理的电谈内容。说明一下:因为一是过程中他说我也说,二是通话没录音,我整理过程中难免夹杂了自己的一些印象记忆,有个人理解成份,因此本处用两个人的署名,陈署第一,且标“口述”、“整理”之别。声明一下:本稿未经陈丹青审阅;请勿用于赚钱用途。





谁养活了宋庄



口述:陈丹青    整理:苏坚





说宋庄是独立的、创造性的、批判性的,这是在资本主义体系下才有的事情,我经常被媒体问一个问题,宋庄为什么会卖得这么响?这是个促销的问题,这背后其实是非常实际的问题——宋庄靠谁养活?今天的宋庄,包括那里每一位客居艺术家都有这个问题,谁养活宋庄?你们住在这儿费用谁替你们付?你转而又付费给了谁?



我是五十年代生人,当年江南有一首著名的歌《地主和农民谁养活了谁》,是用上海话唱的,“大家看一看哪,大家想一想哪,地主和农民到底谁养活了谁?没有我们农民来种地,天上不会掉白米……”我们那个年代一天到晚要讲马克思所说的剥削这个事情。等我出国之后,我才慢慢懂得,原来你想被人剥削都没那么容易。我们到了一个纯资本主义国家,到处都是资本家的地方,才知道农民、工人其实跟地主、资本家是依存关系,在一个良性的剥削状态下,在一个法治的社会里面能够保证社会财富可以往前滚动。



当然,现在也还在说马克思,起码政府官员还是一天到晚要讲,宋庄农民成了地主,有《物权法》后性质更是加强,那个词可以改成“大家看一看哪,大家想一想哪,宋庄农民和艺术家到底谁养活了谁?没有我们农民的地,天上不会掉白米……”。大家真该想一想你的问题是否“良性”,讨论的环境是否“法治”了:是不是农民或别的什么人在剥削你?在这个纯社会主义国家,你想被人剥削容易还是不容易?



西方赞助史有无数养活一个地方的例子。总之,从坟墓到宫廷到教堂到市政厅,被有权有钱的人养着,无一例外大多数地方都是这样的。到了今天我们说某某地方——比如宋庄——是独立的,是创造性的,是批判性的,这都是现在的说法。差不多18世纪末19世纪初画廊出现了——很重要的标志就是艺术家开始没有主了,不是给哪个主人画画,更不是给国家画画,而是画了画放到画廊等人来买。我到美国第一口饭就是找到一家画廊,它给我办展览,我就有钱付房租、有钱活下去。



现在宋庄也赶上好年代了,画廊遍地,画商满街,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艺术CAD也将降临。你可以想一想:你看起来好像不是给哪个主人画画,但是不是心里死想着快有个主人来买画?他不付钱,如果父母、亲友也不资助,你怎么付房租,那些地主和头面人物怎么过得光鲜,宋庄怎么养得活、活得响?



其实中国在绘画上的买卖是高度成熟的,扬州一直到清中期还繁荣得一塌糊涂,到了明末清初另一个城市起来了就是上海,当时有上海画派,有上千家画廊;到了现在另一个镇起来了就是宋庄,全世界绝无村镇可敌!我2000年回国后听说中国现在有画廊了,大家兴奋得不得了,这早就有啊!解放后给灭了。现在矫枉过正,看这宋庄艺术节,解放后的大跃进不过如此嘛。



我们这一代的画家,早期都用艺术养着党——可以说是养活了市政厅吧,这个情况有点像艺术家养活帝王宫殿,我经历过社会主义制度这个时代,我又经历过美国资本家的时代,我回到中国又回到社会主义。但是我绝不会强调我画得有多好或者我有多独立、多自由。以前咱们养活过党和政府,现在养活某些地方——当然说到底若是“政绩工程”还又跟党和政府有关,我不会回避这个问题,我想大家也回避不了。这一切都是国情,是整个社会制度造成的。改革开放以至往后,艺术怎么养活一个地方是非常有意思的命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7-8-23 06:28 , Processed in 0.14591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