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6612|回复: 19

【艺术部落-王铎诗稿册页书法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30 21:4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000000000000119078366249857 (1).jpg

资料提供:松竹草堂
网络支持:艺术部落


王铎简介

明末清初贰臣、书画家。字觉斯,一字觉之。号十樵,号嵩樵, 孟津(今河南孟津)人。天启二年(1622年)中进士,入翰林院庶吉士,累擢礼部尚书。崇祯十六年(1643年),王铎为东阁大学士。1644年清朝入关后被授予礼部尚书、官弘文院学士,加太子少保,于永历六年(1652年)病逝故里。享年六十一岁,葬于河南巩义洛河边,谥文安。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21: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谈王铎诗稿

高文龙

一、诗稿概况

近年,陆续发现了一些王铎诗文手稿,这无论对于鉴赏、收藏,还是王铎研究,都是令人高兴的事情。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5年8月曾出版过经西泠拍卖的王铎诗稿,计诗作一百一十六首,信札六通。中汉拍卖于2010年拍卖过四册王铎手稿,其中一篇“吕豫石墓铭”文稿,三册诗稿。2012年中汉拍卖还拍卖过黄君先生撰文介绍,杨新先生题签的《王铎诗稿墨迹》三册。我现在所谈的,就是2010年中汉拍卖曾经拍卖,现由荣宝拍卖征集到的三册诗稿部分,共53页,每页规格约为33×25cm,书写十至十四行不等,计诗作九十三首。
这部分诗稿,与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的《王铎诗稿墨迹》及杨新先生题签的三册“王铎诗稿墨迹”,有很多关联之处。比如,杨新先生题签的三册诗稿,最末端下方有一行被圈上的字,“一千三百四十六首”,而我这里介绍的诗稿,在七律“愁看”这页的末尾,也有两个被圈上的数字,一个是“三百首完”,一个是“第四百一首”。这些数字,都是诗稿的阶段性统计。而在七律“沛中”诗末尾有被圈上的字“五十四”,下一首末尾,则有未圈的“五十五”字样。这些应该是“七律”这一诗体的阶段性统计。
无论是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的诗稿,还是杨新先生题签的诗稿,以及我这里所谈的诗稿,都是按诗体排列的,在每首诗的上端,往往可见标示的“五律”或“七律”的字样,有时还可见到一个朱色的印章“刻过”。这就是说,这首诗已经刻入过诗集。再从诗稿的书法特征来考察,可以断定,这些诗稿都是王铎同一时期所书写的诗稿,是为刻诗集所整理的诗稿,在整理过程中,有些诗又做过润色、修改。
以这部分诗稿,参考王铎诗集,可以看到,七言律诗四十二首,有“莫愁湖”一首见于七律卷四,“妙高台”,“净业堂闻山事”,“恼冬”,“题荆田山水画”,“十月偶题”,“冬居兰若村对花有怀青莲李白”,六首见于七律卷三,“即吾园示无我上人”两首,“寺夜”,“愁看”,“冬兴”,“题画马图”,“无语”,“故园”,六首见于七律卷二,“寄南思受闻其园亭甲海内兼讯思敦欲一同遨”题下之“其二”,见于同卷“即吾园示无我”题下。其它各首集中未见。个别诗句文字与诗集比照略有出入。

五言律诗十二首,诗集中未见。
七言绝句十六首,“遇旧日梨园弟子”,“静观僧述西寇来京事”,“长安雨夜”,“山间红踯躅,二、三月开甚艳”,“延秋村”,“无题”,“感东风”,“谢角声”,“题莨荡湖村馆”,“断荤后照镜”,“橅古”十一首见于诗集七律卷二。其中“谢角声”,集中题为“夜闻角声”,“橅古”,题为“抚昔”。其它五首,集中未见。个别诗句文字略有出入。
五言排律三首,“病念旧山寄与故友”,“仲赵雅相善”两首见于诗集五言排律卷四,“叶子善医……”有残缺,集中未见。个别诗句文字亦有出入。
五言古诗九首,“感兴示李燮圆”为组诗,按诗稿标记的书写顺序应为十首,诗稿缺四、五、六三首,“其三”,“其七”两首有残缺。这组诗,见于诗集五古卷二,题作“感兴示玄珠”,诗集中为七首。诗稿中“其三”,在集中作“其二”。诗稿中“其七”,在集中作“其四”。诗稿中“其八”,在集中作“其五”。诗稿中“其九”,在集中作“其六”。诗稿中“其十”,在集中作“其七”。诗稿中“其二”,集中未见。“道傍草”一首,诗集中未见。另一首,诗稿残缺不见诗题,诗集五古卷二刻入此诗,题为“二月廿十九日”。各诗文字略有出入。
七言歌行十一首,“怀州行”一首,有残缺,见于诗集七古卷七。“卢岩瀑布泉”,仅诗题见于七古卷七,但是没有诗作内容。“有怀华山久矣,将欲游其颠,兴之所至,先为此歌”一首,有残缺,见于七古卷七。“紫金坛”一首,见于七古卷三,题为“登紫金坛”。“喜见玉调作长谣”一首,有残缺,见于七古卷三。“洛阳、密县、河阴、新安、信阳州、郏县、登封、宝丰、伊阳破”一首,诗集中未见。其余几首,皆有残缺,其中一首,因诗稿前半部分残缺不见诗题,诗集七古卷七刻入此诗,题为“赫奕行”。各诗文字略有出入。
                                       
二、王铎生平事略

为了更准确地理解这些诗稿,首先将王铎生平事略概括说一下。
提起王铎,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贰臣,这是王铎一生的大节有亏之处,然而贰臣的概念毕竟不能代表全部的王铎。
王铎,明万历二十年(1592)出生于河南孟津一个贫寒的读书人家,自曾祖父起,几代科举不中。王铎少小聪颖,读书习剑,深得长辈喜爱,对其寄予厚望。王铎三十一岁中进士,考选庶吉士,留在翰林院任职。据《明史卷七十选举二》载,自明英宗天顺二年(1458)“……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南北吏部尚书、侍郎及吏部右侍郎非翰林不任,而庶吉士始进之时,已群目为储相。通计明一代宰辅一百七十余人,由翰林者十九。”可见,考选为庶吉士,就具有了优等文官的身份,预示着将来的仕途升迁大多都会一帆风顺的。
自天启以至崇祯,朝中党争不断,尤以魏忠贤“阉党”与“东林党”的斗争最为激烈。王铎入仕之初,所结交的都是东林名士,如兵部尚书孙承宗,刑部尚书乔允升,天启壬戌会试主考官丁乾学等。与一班好友文震孟,姚希孟,倪元璐,黄道周等人更是耳鬓厮磨,朝夕相处。
黄道周在为王铎《拟山园选集》所作的序中,有一段话:
“曩壬戌庶常之检,凡六六人,惟王觉斯、倪鸿宝与我最乳合,盟肝胆,孚意气,砥砺廉隅,又栖止同笔砚为文章,爱焉者呼三珠树,妒焉者呼三狂人,弗屑也。”
“三珠树”是对他们的才华说的,“三狂人”是对他们的春风得意而说的。
不过,朝中党争形势很快起了变化,天启四年,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得势,大肆打击迫害东林党人。东林党首魁,内阁首辅叶向高被迫辞职,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人下狱惨死。孙承宗,乔允升等也遭议逐,丁乾学遭削籍。天启六年,朝中秉承魏忠贤旨意,纂修《三朝要典》一书,该书实际是一部“阉党”取得政治斗争“胜利”的资料汇编。王铎时任翰林院检讨,身为史官,参与编纂,本是份内之事。王铎为表现自己与东林党人的立场,为了不辜负师友们的相知,感遇之恩,乃约同僚黄锦,郑之玄,毅然辞去编纂工作。在阉党炙手可热之际,将仕途前程、个人命运置之度外,这就是当时王铎的性格。
崇祯十一年,清兵入塞,连下畿辅城池五十余座,孙承宗死难,卢象升溃于钜鹿,死之。北京戒严。时杨嗣昌入阁,执掌兵部,主张与清军议和,暗中派遣周元忠等人数入清军幕府,行贿于皇太极左右。朝中上下,迫于杨嗣昌权威,无人敢言。王铎又是挺身而出,上疏“言边不可抚。”所谓“懔懔数千言”,矛头直指杨嗣昌等人。可是王铎哪里知道,杨的主和,实际是得到崇祯帝默许的。此时,中贵传言要廷杖王铎,家人、奴仆处于极度惊悚之中。
就在王铎上疏的后几日,经筵秋讲开始。王铎又以经筵讲官的身份,进讲《中庸唯天下至圣章》,在发挥经义之时,就朝廷对外向清军议和,对内围剿农民起义军,加派剿饷,向崇祯帝直面进行规谏。王铎说道:“加派(剿饷),赋外加赋,白骨满野,敲骨吸髓,民不堪命。有司驱民为贼,室家离散,天下大乱,致太平无日。”崇祯帝哪里肯接受这样的规谏,面对王铎,正颜厉色,给与“切责”。此刻的王铎,唯有“俯伏案前待罪。”
可能是明朝廷的议和主张没有为清皇太极接受,十月,清军又大举进犯,王铎总算免除了遭受廷杖的担心,此后约两个月,王铎第四女王佐,五岁,次女王相,十六岁,相继病死。王铎痛不欲生。在《女相墓志铭》中说,“非予宦,不致此。予之尤、之憾,其何释欤?”王铎认为,是他的滞于官,而不能更多地关心照料女儿,以至病死,他愧对女儿,始终不能释怀。
此后,王铎两度上疏,请求告归省亲。约一年后,受命南京礼部尚书。在军情益急,朝政日非的时刻,王铎被委以闲职,说明很难再得到崇祯帝的重用了。就在王铎赴南京上任,取路暫返孟津之时,遇老父病故,四个月后,母又病故。这样,王铎终于没有能够去南京上任,而是在家为父母守孝。又以家乡孟津一带,经常遭受农民起义军冲击,不遑安居,乃开始了长达三年之久的流寓生涯。这是崇祯十四年初至崇祯十七年(1641-1644)六月之间的事情。
这之后,王铎于南明朝中任职次辅,一年后,南明覆亡,王铎降清。
从王铎一生的思想行为看,有两次大的变化。一次是上疏之后,继遭两女病故,王铎的思想向着消极、遁世的方面转化。二是降清以后的八年间, 正如钱谦益为王铎所做的墓志铭记述的那样,“既入北廷,颓然自放,粉黛横陈,二八替代,按旧曲,度新歌,宵旦不分,悲欢间作。”一直在苟且偷生的矛盾与痛苦中过活,唯以诗酒书画遣怀。

                          
三、王铎诗歌创作成就

先看一下有关王铎书法的几条资料。
王铎于天启、崇祯时,即享有书名,今所见王铎的作品,有一首自书“五律”的册页作品,署款曰:“琉球丞相蔡坚与阮夷官皆来求书,其人亦诗,好读书,不第高丽人能诗也,故作数首与之。”因为琉球丞相来求书,其人也懂诗,所以为其作诗数首并书之。可见王铎书名远播域外。
刘献廷《广阳杂记》卷一载,“南明弘光即位,建武英殿,所居曰兴宁宫,太后所居曰慈熙宫,其额皆王铎所书。”南明的宫殿匾额,由王铎题署,其书名,人望当然不比寻常。
王铎藏有陆包山染水花卉卷,王铎曾作跋,记载了在白莲泾僧舍,因无钱购买陆包山画作,乃为持画人书字两条幅,换得画作的经历。陆包山是明中期“吴门画派”之佼佼者。从这个记载可以知道,王铎对自己的书法是相当自负的。
不过,对于自己的书法,王铎却说:“弟于笔墨敝帚也,全力唯求经史。”在这里,王铎谦逊地说,自己的书法并不好,主要精力都用在了钻研经史上。
庚寅五月,即顺治七年(1650),为“雨若词丈”书长卷,跋中说:“予年六旬,为撰书,不暇及此小小雕虫技耳。”在书法与诗文两者前,王铎始终把诗文放在第一位。
谈迁《北游录纪邮下》载:“朱方庵招语……先生曰,吾诗未尽善,今诗四大家,孟津王觉斯(铎),晋江黄太穉(景昉)。而推孟津甚至云。” 这里的先生,就是黄道周,以黄道周的学问、名望、为人,当非虚语。
谈迁《枣林杂俎仁集》,有一则关于王铎作诗的记载:
“孟津王铎觉斯,耽翰墨,工诗,五言诗至万首。尝微疾,弟劝其辍咏,笑曰:此即一诗目也。”有了小病,弟弟劝他休息一下,不要再吟诗了。王铎却说,这个小病,正是一个诗题。由此,还可以知道,王铎是无日不写诗的。
王铎为友人陈子明所做的《陈子明诗文十二集序》中,屈指方今之才,说道:“当吾世,南有石斋,西有太青,中州予弗敢任,亦弗敢让。”“弗敢任”是表示谦逊,“弗敢让”是说虽然想谦让,事实却无可奈何,无法谦让。石斋,是黄道周,太青,是文翔凤,皆当世公认的诗文巨子,王铎自与二人比肩,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王铎有七言古诗“白门赠湛虚,眉居”,其中一段,道出了自己诗歌创作的主导思想:
文章道大古来尊,世上金紫不同论。
湘江欎勃厚其气,骚澜变幻蓄深源。
子美沉痛经鼓吹,光诵首唱濯乾坤。
自此以后鲜第一,中晚格卑降气力,
黄钟绝响献吉功,凤喈鹍飞不相失。
文长中郎与谭钟,破碎俗弱观不得,
轻以笨伯詈雅颂,安知国风言外魂。
王铎认为,诗文大道,在离骚,在风雅,不可偏离。诗至杜子美,后人难与颉颃。中晚唐而后,气格更趣卑下。前七子之李梦阳出,为继承风骚之黄钟绝响。稍后之公安派诗人袁宏道,竟陵派诗人谭元春、锺惺,以及另在各家之外,专尚真、奇,不主模拟的徐文长,在王铎看来,一概破碎俗弱,不复可观。因为他们只知诋毁风雅,并不知何为风雅之义,何为风雅之魂。
王铎的诗歌创作,从渊源关系上,直接继承了明代前、后七子李梦阳、何景明、李攀龙、王世贞的创作传统,所谓文必秦汉,诗必盛唐,也可谓古体宗汉魏,近体宗盛唐。从积极意义说,讲求诗文格法,炼字炼意。从消极意义说,橅古痕迹明显,个别语句晦涩。这是我在今天给王铎的诗歌所做的基本评价。
王铎一生,诗文创作极为刻苦,诗集中,有纪年的诗作五律《嵩山》二首,作于二十二岁,王铎六十一岁去世,诗歌创作生涯,约四十年。仅从我所见过的王铎诗稿以及王铎的书法作品,可以知道,刻入集中的诗,只是一小部分。这里的诗稿,总共九十三首,见于诗集者,才三十八首。其中五言律诗十二首,诗集中完全没有刻入。台湾学生书局曾影印出版过《拟山园选集》诗集部分,收诗四千九百五十四首。谈迁说王铎五言诗至万首,按我的这些统计,说王铎一生的全部诗作,至少有一万首,应该是保守的估算。宋代大诗人陆游也是一位高产诗人,有诗尝谓:“六十年间万首诗”,而王铎,则是“四十年间万首诗”了。
台湾学生书局影印出版的《拟山园选集》,有古乐府、四言古诗、五言古诗、五言律诗、五言排律、七言律诗、七言绝句几种诗体。今乐府,五言绝句,七言古诗,七言排律,未包括在内,所以说,这不是一部完整的诗集。清顺治十五年王镛、王鑨刊本《拟山园选集》,共三十六册,七十五卷。其中,有今乐府一卷,一百一十二首,七言古风十二卷,三百九十五首。七言排律见于目录六首,集中未刻入。五言绝句未见。崇祯十年刊本《拟山园初集》,其中有五言绝句二百三十六首,七言排律十四首,诗余十四首(诗余是词)。这样看,王铎不仅诗歌创作数量多,而且所有样式,都有尝试。
据王铎三弟王鑨在为王铎《拟山园选集》所作的序里记载:《拟山园集》,初刻于苏州,再刻于金陵,三刻于王鑨就任昆山属所。王铎去世后的第二年,癸巳之秋,由王鑨主持,复刻于苏州。所谓:“再取成书,详为校阅,益以新篇……彙为一集,名为《拟山园选》。”这些都是比较可靠的王铎镌书的记载。清乾隆年间,朝廷以编纂四库全书为由,查毁了大量禁书,《拟山园选集》名列其中。这也是后人对于王铎诗文创作、生平事略难有较为详尽研究的原因。
王铎诗歌创作,在所有诗体之中,最用心的是五言律诗。这是因为讲求炼字炼意,精工典雅,五言律诗当为终极标准。台湾学生书局影印《拟山园选集》,共五十四卷,五言律诗,独占二十四卷,收诗二千五百九十二首。从这个比例上,就可以看出对五言律诗的偏重程度。其次是七言律诗,五言古诗、七言古诗也是王铎特别擅长的诗体。五言古诗、七言古诗,篇幅较长,运用铺陈手法,可以详尽表达情感事物,更具史料性,这是五言古诗、七言古诗的独到之处。
前所谓王铎诗有模拟痕迹,主要表现在古乐府中。王铎模仿的古乐府,具有相当高的水准,与汉魏古乐府相较,神采酷似。有些内容,是缱绻表达自己的内心所感,所谓模拟,只是形式上的模拟,内容完全是自己的,这是王铎橅古的可贵之处。五言古诗、七言古诗与五律、七律,也偶然可见模拟痕迹,则多以杜甫为标的。杜甫有五言古诗“北征”,王铎有五言古诗“纪往跡”。杜甫有七言歌行“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王铎有“子美有歌,乙丑都下仿之”。杜甫有七律组诗“秋兴八首”,王铎更有多篇七律组诗“秋兴八首”。在王铎看来,自己生逢乱世,同于杜甫,忧国忧民,同于杜甫,志怀不申,也同于杜甫。王铎在一首诗里说:“半夜诵读哭子美,此道千年交有神。”这些感觉,在王铎诗中,经常能够体察到。另外,王铎书写古诗的作品中,书写杜甫诗的作品很多,也是这个原因。
王铎诗歌创作的内容,包括了王铎为官几十年中,所亲历过的朝中大事,也包括自己的生平大略,喜怒哀乐以及仿佛可以触摸到的生活琐屑之事。诗歌的丰富内容足以弥补文集所未载,诗歌的独特取材方式及情感表达方式,更是文章所无法替代。
这里的诗稿,涉及的诗体很多,有五律、七律、七绝、五言排律、五言古诗、七言古诗。其中七律、五言古诗、七言古诗部分,不仅诗歌艺术价值高,更详细记载了王铎避乱怀州以及南北流寓时期的经历见闻及思想活动,是研究王铎极为珍贵的史料。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21: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我对这些诗稿的理解

首先从创作时间的角度看这些诗稿。
七言歌行中,有题为“洛阳、密县、河阴、新安、信阳州、郏县、登封、宝丰、伊阳破”一首 ,据《明史庄烈帝二》载:“十四年春正月……丙申,李自成陷河南,福王常洵遇害。前兵部尚书吕维祺等死之。”这首诗,记载的就是这一史实。七言歌行的“怀州行”一篇,也是作于崇祯十四年正月。王铎于上一年初冬之际回到乡里孟津,恰遇老父病故,又因孟津一带遭受李自成起义军冲击,无法安居,乃率子弟家人,北渡黄河,暂于怀州(今沁阳)一带,黄河岸边,筑一草舍栖身,名曰东湖草堂。如诗中所谓:“王痴其间僦一屋,天地容我令悲吟。”至于诗中表现的情感,我已经说过,这一时期,王铎思想已经变得消极遁世,亦如诗中所谓:“我欲与人耦而耕,又何梦乎玉为堂而金为马。可笑夫一屋之间苦经营,千秋睥睨心不平。何忮何求?何将何迎,何竞何争,何功何名。”这就是此时王铎的心境写照。
另一首七言歌行“喜见玉调作长谣”,诗稿有残缺,也作于此时。玉调者,张鼎延也。官给谏。其父张论,官四川巡抚。张鼎延与王铎是儿女亲家。 今存著名的王铎《琅华馆帖》乃一九五八年发现于河南省洛宁县张氏旧宅遗址。刻帖存有王铎作琅华馆帖跋:“是帖皆予与中丞葆一年伯、玉调亲家往还尺牍也。中间天政婿仅一二小札及游金门山有韵之语,玉调公念颠狈,多有失坠,遂鉥之。”
王铎有五子五女。如前述,幼女王佐,次女王相,皆于崇祯十一年病故。王相,即许配给了张鼎延次子张璿(字天政)。崇祯三年庚午,张鼎延因直谏遭贬谪,暂回故乡永宁。王铎的另一位亲家,邢舜玄归乡省亲。王铎则是请假还乡。三人仕宦南北,难得有此一聚。曾冒雨同游永宁南三十里的金门山。王铎在《金门山记》一文中这样记述道:“登山微雨,萤火夕飞,览熊耳之嵚崟,浮女几于卮酒。夜复慷慨悲吟,凭吊千古,吾三人亦何豪爽淋漓也。”
张鼎延的家乡永宁,今属洛宁县,位于洛阳东。《国榷》卷九十七“辛巳崇祯十四年”载:“己卯,李自成破永宁。”张鼎延家人多有遇难,张鼎延于慌乱之中藏匿一口枯井中才得幸免。这首诗中亦提及此事:“井内绠引讵非福?”随后,张鼎延也逃难到怀州,恰在这里遇到了王铎。此诗开篇即言:“往岁北里村,酌酒在竹园,莲花红正好,中宵有欢颜。岂料十年戎马生,河洛城野人崩奔。战骨半亲知,狐狸昼夜啼。北里破,永宁夷,今日实见汝,不觉老泪垂。”由往岁的欢聚,写到眼前的惨况,恍若隔世,摄人心魄。两位老朋友,老亲家,在流寇遍地,家人离散,命如飞蓬,居无定所时邂逅相逢了。“怀州怀州鸟择木,谈罢不语失声哭。”读了这样的诗句,实情实景,如在眼前。
另一篇七言歌行“有怀华山久矣,将欲游其颠,兴之所至,先为此歌”,明确可知作于清顺治八年。读这首诗,要先了解这样几层意思。顺治八年(1651),王铎已经六十岁。这年三月,王铎受命祭告华山。年初,王铎有诗“六旬元日咏”,有句谓:“忆弟灯边语,还家梦里啼。”思乡情绪可见一斑。忆弟云云,是说三弟王鑨,正奉使三晋,不知会面何期。此番华山之行,可以顺路游览峨眉,也可以顺路返回故乡孟津,对于王铎,欣喜何似?离京出发之前,曾作“将四月南发,留题蕉叶轩”,“喜出京”诸诗。“倖得出京甸,飘然寄远踪”,离开沉闷的京城,前往魂牵梦绕的华山、峨眉山,欣喜之情,溢于楮墨。
王铎一生爱山,家乡孟津,青山环绕,居家建园,名为“拟山园”。王铎也曾游历过无数名山。天启七年,取士福建,曾有武夷山之行,留下大量诗作,这是王铎一生到过的东南最远端。西南之峨眉,西之华山,王铎一直萦绕胸中,思欲一游。
华山,自古以来就是充满迷幻色彩的神仙洞府,道教陈抟老祖久居华山,留下诸多遗迹而成为道家胜地。峨眉山更是道教名山,相传黃帝曾到峨眉山访天真皇人問道。天真皇人住峨眉山北,绝崖之下,苍玉为屋。亦传天真皇人和道教主太上老君本是一人。则峨眉山也是道教的发祥之地。
王铎对华山、峨眉山的向往,还有求仙学道的意思在内。
崇祯十六年(1643),王铎五十二岁,正是居丧,南北漂流时期,曾作“愿为道士”五律二首,表达了愿为道士的想法:“此生五十外,所务入玄元。”
崇祯十七年初春(1644),王铎在南下途中,屡着道衣,道冠,醉心学道。尝有诗言:“飘然慕笙鹤,道服自此去”。这里的王铎诗稿,其中残缺的一首七言歌行,也有“王子吹笙何处寻”的诗句,同是一派道家风神。“有怀华山久矣……”这首中的“金丹煮药”、“骑鹤尺五”、“仙女”、“紫凤楼”诸句,也描绘了一幅飘渺仙境。王铎曾自号“龙湫樵者”,学道以后,便改为“龙湫道人”。在王铎的书画作品中,可以见到这些印文。
顺治五年(1648),王铎于河南菊潭纂《峨眉山纪》,作五律十首,诗中道:“长安犹滞跡,羲洞欲思玄。”厌倦京城仕宦生活,向往神仙洞府的情绪,明白可见。
七言歌行《寄题峨眉山》不知具体创作时间,也是登览峨眉之前的诗作,有句:“峨眉之峰拔地起,气吞下视几千里。几人拄杖游其颠,每每思之梦在此。或云真人炼药在其间,丹砂灵飞太清边。”梦魂牵绕处,仍是“真人炼药”的事情。
王铎登上华山绝顶之后,亦有七律《登华山绝顶》:“金天开辟育真形,祀罢攀藤上渺冥。经乱自嫌违帝宅,余生今始蹑仙扄。”如实地记载了王铎祭祀完华山之后,旋即“上渺冥”,“蹑仙扄”的兴奋之情。
王铎登览华山,同行的人有“雷、孟二君”。登山之前,王铎于山下云台观玉泉院又结识一位道人,同行游览,遇有险阻,道士常扶掖王铎,攀援而上。
了解了这些,我们才可以知道,为什么王铎尚未登上华山,便抑制不住兴奋之情,写下了这首七言歌行。
七言歌行另四首各有不同程度的残缺。从诗句看,“沁水松原绿不了,”“居丧感伤,起而拜飏,不能提刀定万里,犹自读书滞一方。”“数以憨言议大事,振辔南行发高啸。”都明确透露出这些诗的创作时间大致为崇祯十四年正月之后的一段时间里。
诗稿中的七律,有一些篇章,写的是南京风物,如“燕子矶”、“莫愁湖”、“妙高台”、“上栖霞寺、千佛崖”诸首。王铎曾于崇祯九年,执掌南京翰林院事。公事之余,常与友人屈静园、张湛虚等游览南京,写下了大量诗作。不过,诗稿中的这些七律却不是崇祯九年之作,而是作于甲申(1644)春夏之交或更晚一点的时间里。诗中的大量描写,决非流连景物,而是有着深沉的故国之思与切肤之痛的。如“钲鼓不劳徒痛哭,金罍宁忍遽言归”,表达了对国事的忧虑,对自己前程的犹疑。“人间万事只垂钓,眼里一生未偃戈”,表达的是退隐江湖的消极情绪。“花浓花淡春何在,云去云来意不同。明主垂衣天地变,肯敎巢许旷松风”诗句,写的是崇祯帝自缢煤山之后,王铎流露出的欲仿效巢父和许由,甘心做一名隐士的想法。
“十月偶题”一首,有句“孟冬将近尚怀城,王屋金坛雪欲生”,王屋、金坛,都是河南济源附近的景物。孟冬将近,仍然滞留怀州,说明此诗作于崇祯十四年(1641)初冬。“冬居兰若对花有怀青莲李白”之“天敎宛洛故喧豗”,“故园”之“几日河南罢鼓鼙”,也明确是写崇祯十四年(1641)李自成破洛阳的战乱情景。“寺夜”一首描写的是借住寺中的经历,诗中言及的龙潭,也是怀州附近的景物。“冬兴”一首:“温峪仅余几片石,洛阳不是旧时隗。”也是对洛阳的感时念旧之作。“无语”一首“若到九十四十稔”,则显然指五十岁而言,正是王铎在怀州的这一年。“经何柏斋先生墓”一首,写的是怀州名士何瑭,何瑭字粹夫,号柏斋,卒于嘉靖二十二年(1543),葬于怀庆府城南门外何家祖茔。
另外引起我特别注意的,还有“蒋八公”一首。
蒋八公,即蒋德璟,字申葆,晋江人,王铎同年进士。崇祯十五年(1642)六月,廷推阁臣,首选蒋德璟,遂擢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黄道周召用,刘宗周免罪,蒋德璟斡旋之力尤多。尤其对名目繁多的剿饷、练饷,直言其弊,谓为“军民两困”。尝拟旨言:“向来聚敛小人倡为练饷,致民穷祸结,误国良深。”崇祯帝大不满,问道:“你说的聚敛小人,是指谁说的?”蒋德璟一时语塞,他不敢直言前兵部尚书杨嗣昌,乃以故尚书李待问搪塞。崇祯帝震怒,责蒋德璟朋比。因倪元璐以户部职责引咎,崇祯帝怒气稍解。次日,即三月二日,蒋德璟具疏引罪去位。因山西一带已陷于李自成起义军,不能启程还乡,暂且移居外城。三月十九日,李自成即攻陷北京,蒋德璟因此得以逃脱。
福王立于南京,召蒋德璟入阁,自陈三罪,固辞。王铎于本年六月入阁,则这首诗应当作于南明朝中,王铎与蒋德璟是在南明朝中不期而遇的。这首诗的首联:“蒋公真是宦情阑,药杵关心懒做官。”说的就是蒋德璟不就南明内阁之职的事情。
顺便说句题外话,蒋德璟搪塞崇祯帝时,提到的故尚书李待问,也是当朝一位善书者,他看到哪里有董其昌题匾,常于旁边题匾争胜。董其昌知道后,曾专程去看李待问的字,说果然很好。有传言董其昌担心李待问将来书名出己之上,乃购李待问字焚烧之。李待问后以抗清死。
五言律诗中,有明确纪年的是“戊子五月”一首。戊子,是清顺治五年(1648),这年闰四月十一日,王铎姬段氏卒,王铎曾返乡一次。王铎有“悼段姬”七律一首,其中有句:“无端素旐去都门,闰月翩翩过卫源。”“素旐”,是祭奠死人的灵幡。“过卫源”,说的是返乡经由。据王铎《段姬墓志》记载:“是年秋,竁于孟津城东山下。”则王铎此次归乡,至少在本年秋才回北京。这首诗,写于殡葬时期,“可堪头白尽,花影梦青帘。”表达的是对段姬的怀念,给人一种老病衰飒的孤凄之感。
另一首五言律诗“龙潭驿至真州”,诗题记载了作诗的地点在江苏仪征一带。龙潭驿,明清时所设驿站,在长江南岸,真州,就是今天的仪征市,在长江北岸。仪征邻近扬州,王铎从南京到扬州都要经过这里。诗中写到的“鸾江”,实为“銮江”。王铎每次南北往返,多走运河水路,扬州是必经之地。诗中说,“几回乘驿口”,当然不是初次到这里了,王铎初次到扬州是崇祯九年,此外,崇祯十六年(1643),十七年(1644)都到过扬州。那么,这首诗当然是作于崇祯十六年或十七年的时间里了。
五言律诗另有“焦山”一首,焦山,位于仪征东,扬州南,临近运河,或许也是同时所作。
提及一句,上文说到的段姬,就是扬州人,是王铎崇祯十六年南下避乱时所纳。
五言律诗的另外几首,再没有确切可知纪年的诗作。
七言绝句部分,有一首题为“纪己卯以前”。己卯,是崇祯十二年(1639),王铎“憨言议大事”,上疏言边不可抚,事在己卯的前一年,即崇祯十一年(1638)。全诗大意是说朝廷因横征暴敛酿成恶果。诗以回忆口吻写出,并不知具体创作时间,参考其它各首,大部分应该创作于国变之后。如“遇旧日梨园弟子”,实有故国黍离之思。“静观僧述西寇来京事”,一首,也是讲的李自成攻陷北京的事情。诗题中的“西寇”,就是指李自成,因李自成由西而来故云。
五言排律三首,没有确切可知纪年的内容。
五言古诗“感兴示李燮圆”组诗,诗集中作“感兴示玄珠”。见于集中六首。如“整我榖布巾,犹带西山雨。”“明珠忌太光,按剑心良苦。”“真想嫟山泽。高莽淡可取。”“琴声想绿壁,著书随日晒。”“求不负中怀,何知世休否”诸句,表达的都是归老田园的情绪。而其中“忽闻襄阳破”一句,则透露了此诗创作的时间。《明史庄烈帝二》载:“十四年……二月……庚戌,张献忠陷襄阳。”诗中说“忽闻”,自然是刚刚听到这个消息,这不是追忆,写的就是眼前情景,这也是一首明确可知创作时间的诗作。
诗中所写的主人李燮圆,名杜才,燮圆是其字。怀庆府武陟人,廪生。所谓廪生,是指享受朝廷待遇的州县学府生员。读书博闻强识,为人负才使气。小试常超人,大试屡不第。仅中戊午(万历四十六年)副榜,副榜是于正式录取之外,增加录取的名额,但不能与正榜举人同赴会试,只是下科可以直接参加乡试而已。由是,李燮圆情绪愈加消沉,性格也愈加孤僻,尤不俯就富贵之人,遇宴饮常使酒骂座,平常居则落落寡言,人谓为武陟狂生。
王铎为诸生时,即知李燮圆其人。曾于汴水之涯两度相遇,然未接一言。后居官北京,回乡途中,数过武陟,闻说李燮圆终日闭户,诵读周秦汉书,遂往访李燮圆。李燮圆见王铎,未出一语,亦未出一诗以相示。
王铎此次由孟津避乱居怀,李燮圆亦由武陟避乱到此。相似的遭际,特殊的环境,遂使两人开始了交往。李燮圆视王铎为知己,王铎谓李燮圆非狂。王铎与李燮圆宴饮,亦未闻其骂座。王铎过李燮圆宅,但见一室木榻,书千卷,琴一张而已。亦常与若水、杨啬菴等人游,各赋诗,李燮圆操笔立就。亦善八股文,无衰病寒俭之态。若水,本诗中即提到此人,“若水招出城”云云。杨啬菴,诗稿七律诗有“杨啬菴墅阁”一首。
李燮圆在怀州与王铎交往几个月后竟病故,终年四十五岁。
诗稿中的这些诗,明确可知纪年的诗作,最早的是崇祯十四年(1641)初的作品,最晚的是清顺治八年(1651)三四月间的作品。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七言歌行的“有怀华山久矣……”一首,因为这首诗是王铎受命祭告华山临行前所作,王铎于是年四月十五日离京前往华山,祭告华山而后,王铎又经剑阁游览了峨眉,直至当年秋冬之际才返回孟津老家。而次年三月即病故,那么,王铎所整理的这些诗稿,不应该在他的旅途之中,而应该在他返乡之后至次年壬辰(1652)三月的时间里。这是王铎有生之涯的最后一段光阴。也可以说,王铎的这部分诗稿,可以视为临终之前所整理的诗稿。
我们还可以从诗稿本身的修辞改动以及与诗集的对照上,体察王铎创作之时的某些心理变化,对于深入理解诗意,深入了解王铎的内心情感,都有独到的意味。
七言歌行“有怀华山久矣……”一首,有“高卧渾忘去国愁”一句,从诗稿的涂改痕迹上看到,原作“故国愁”,王铎将“故”字勾去,易以“去”字。其实,“去国”之义,愁从何言?思及“故国”,方愁怀无尽也。可是,身为降清贰臣,“故国愁”云云,语涉忌讳,只好以“去国愁”遮掩了,这就是我们从诗稿的涂改处,所体察到的王铎内心情感变化的细微之处。
七律《题画马图》末联,诗稿中为:“莫叹雄风无遇合,感恩金粟扫封狐。”在集中已改为:“莫叹雄风今顿尽,还堪万里扫封狐”。前者所表达的情感,更为具体,更符合王铎当时渴求君臣遇合的情绪。诗集中的改动,只是泛泛抒怀罢了,这是因为作诗的时间与刻入集中的时间,本就相差很多年,诗集中的泛泛抒怀更符合王铎后来的实际情况,从诗稿到诗集,正好揭示了王铎思想变化的脉络痕迹。
另如七绝“无题”一首,末两句:“生来原少封侯相,枉费千金买佩刀。”写的是自己对仕途的心灰意冷,“原少封侯相”,是自嘲。刻入集中时,“原少”两字,改成了“可是”,由对仕途的心灰意冷,改变为对仕途的否定。
七言歌行“喜见玉调作长谣”一首。其中有句:“我与汝为儿女亲”。刻入集中时,“儿女亲”改成了“肺腑亲”。虽然意思都一样,都是儿女亲家的意思,但“儿女亲”终归比“肺腑亲”表达得更清楚,更直白,对读者的心灵,感觉更有冲击力。诗人在创作时,情感愈炽热,情绪愈激昂,遣词造句就愈直白。而当时过境迁之后,诗人自己的情绪归于平静,从读者更易于接受的角度考虑,改为相对平和的抒情方式,或许更恰当。
七言歌行的“赫奕行”一首,写的是权倾朝野的宦官魏忠贤,如何煊赫一时,恶贯满盈,天道颠蹶,终归覆灭的情景。其中:“帐中客氏三妇艳”一句,明确写的就是与魏忠贤暗中勾结,作恶多端的熹宗朱由校的乳母客氏。但是在刻入集中时,这句改成了“帐中容色三妇艳”,将客氏称谓隐去,改为“容色”。这是因为刻入集中时,诗中所写内容,恐怕早已不适合如此明确地表达,故而改用了模糊的说法。
七律“敬叶堂闻山事”,写的是王铎收拾凌乱心绪,自觉侠气犹存。乱世之中,行吟深山,眼见王孙避难,心犹不忍。仿佛当年的杜少陵,身着短褐,手持长镵,身在草莽,心忧天下的情景。
首联,“树覆幽斋蒿满垣,呜呜暮角远无喧”,描写的是在“树覆幽斋蒿满垣”的环境中,远处传来呜呜暮角之声,打破了山野的宁静。由环境的不宁静衬托出忧国忧时的不安心绪,诗稿中的“远无喧”,刻入集中时,改为“远还喧”,一字之改,大大增强了表达效果。
七言歌行残缺的一首,“风流谁似羊开府,运策还思张子房。”其中的“思”字,改动两次,由“吊”改为“悲”,最后才改为“思”,无论音节的和谐流畅还是语义的丰富深厚,思字显然更妥帖。
此外,七律“即吾园示吾我上人”两首。诗集中见到三首。前两首,即是诗稿中的这两首,第三首,却是诗稿中“寄南思受闻其园亭甲海内兼讯思敦欲一同遨”两首中的第二首。我想,诗集的编排,显然是搞错了。所幸两组诗都是写园林的,如果没有这些诗稿做印证,仅凭阅读,是发觉不了这个错误的。
还有,诗稿七言歌行中,有一首题为“卢岩瀑布泉”。诗集中,仅见标题,内容漏刻了。诗集中,另外也有漏刻的情形,如诗集七古卷二,目录中有“送黃幼玄”诗题一首,集中正文部分未见诗题,也未见此诗。但是像“卢岩瀑布泉”这首,目录里有诗题,正文里也有诗题,就是没有该诗的内容,只有诗题孤零零地刻在这里,这样的漏刻情形,实在少见。
我在前文讲过,王铎的诗有模拟痕迹,而且以古乐府诗体较明显。七绝与古乐府一脉相承,诗稿七绝中有两首,就明显可见模拟痕迹。先看“橅古”一首:
千条太液柳丝垂,又见昭阳花片吹。
独是墙阴安命草,年年春到不嫌迟。
这是橅仿王建的宫词,写宫女的寂寞命运。原诗题的“橅古”,已明确表示此为仿古之作。刻入集中时,诗题改成了“抚昔”,则是从诗的内容来命题了,那么,这就有感叹自己身世命运的含义在内了。在古典诗歌中,这种隐喻手法,是文人习惯性的表达方式。
还有一首“江南词”:
湖南湖北凌晨游,轻荡绿波摇桂楫。
突尔见郎佯不语,低头手揽莲花叶。
这是一首风味十足的江南民歌,也是一首乐府诗。七绝诗体,始于南朝齐梁时期,“江南词”这样的形式,正是七绝的初始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这首七绝,纯是一篇橅古之作。
说到王铎诗歌艺术价值,五、七言古诗要特别予以关注,如诗稿中的五古“感兴示李燮圆”组诗“我久不出门”一首之部分:
若水招出城,城外花林紫。
士为知己用,花亦有知己。
西眷太行山,东顾丹河水。
对酌劝嘉酿,与之相旖旎。
造语精工,晓畅典雅,极少晦涩难懂之处,堪称五言古诗的典范之作。
又如“庭前一芳椒”一首之部分:
馨香独不歇,闇然具质文。
蔼蔼西山光,蓁蓁入院云。
依依动人思,宛宛两姻缊。
这是状物喻人,庭前一芳椒,实喻李燮圆其人。而双声叠韵词的连续使用,给人以婉转流丽之美,这种修辞手法又是模仿古诗十九首。
王铎的七言歌行,因其篇幅较长,当抒情之时,常常一气贯注,不可遏止,又间以杂言,故有一唱三叹之妙,语境奇幻,词义瑰丽,且有连绵无尽之势。
如诗稿中“喜见玉调作长谣”之部分:
我与汝为儿女亲,回忆雨中登金门,
山势六鼇,水光千鳞。
手扪芙蓉以倒日月,气吞沧浪而从峨岷。
夜饮南斗不敢出,分韵国殇不敢侵。
老鼋听古寺之钟,怪石鸣横腰之鐔。
谁知天倾与地翻,金门倾压洛阳山。
瓦飞空,血斑斑。
男号女叫龙孙死,令我涕泗如波澜。
又如诗稿中前缺诗题一首之部分:
李广百战终不侯,蔡泽一言丞相府。
功名不必强,富贵难行素。
年年九日还复来,尔辈光阴莫空度。
夷齐墓上红紫新,盗跖坟前伯劳闻。
沁水松原绿不了,王子吹笙何处寻。
读王铎的七言歌行,好比读王铎的草书长卷,纵横捭阖,无往不妙。诗稿中这种例子很多。
对王铎书法艺术的品评,古人今人论述已多,我不再赘述。诗稿属于草藁书,皆信笔所书,形式自由,表达书写技巧更充分。结合诗作内容看,笔迹往来之间,流露的书写情感也更生动。这些,就要靠读者自己慢慢体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21: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铎诗稿释文

高文龙

(002-1之一)燕子矶
□崖碧草来几日,突兀惊人江步南。难道投鞭超水势,不堪沉锁怨山岚。吴乘未尽神奸事,越绝独为铸剑谈。便访琴高称弟子,勿劳频诵蕊珠函。

沛中
河势遥从碛石回。纡盘芒砀辟蒿莱。征人细问藏蛇泽,牧子犹传戏马台。饥馑风腥日屡蚀,戈矛气黯士当豗。歌风千载(002-1之二)还堪续,采芑八鸾莫怨哀。

莫愁湖
城西云木昼阴阴,粉黛何为说至今。不见当时杂佩响,可知幽处落花深。菱歌莫忘蝃蝀赋,水调先忧郑卫心。寄语英雄垂令问,绿蒲红屿有嶶音。

与傅伯济
斋中花亚独从容,老物归根日下舂。敢信功名真赐复。惟将诗酒祭先农。卫沙渺渺伤流水,蒿石巉巉惜定峰。发梦明王君自重,从前孰是好真龙。

(002-2之一)唁沈岫阳
征轺御恤泪痕斑,留犊莱阳怆别颜。零露秋风伤淄水,凶鱷南去遯劳山。书斋不践读莪处,故旧相逢战垒间。莫上太行频怅望,白云无尽水潺潺。

借寺
入冬颇喜借西郊,卒岁优游听法铙。洗药云泉分衲甕,读书石火远君庖。湖山得老犹为幸,朝士多忧不解嘲,满目潢池开宦径,戒经勳劼正纷□。

(002-2之二)杨啬庵墅阁
何处香风吹客哀,好山容裔莫相违。休看荆棘麒麟卧,且趁兰塘蛱蝶飞。钲鼓不劳徒恸哭,金罍宁忍遽言归。明朝未必逢此景,赤气三灵感旧晖。

妙高台
妙高台上刚风起,岷演长江万顷秋。浮玉顿分南北限,神山独碍古今流。忧天落日鼋鼍抃,洒酒迴澜鹳鹤愁。莫谓神仙宅更远,此中□□是生洲。

上棲霞寺,千佛岩
(002-3之一)闲听野水潺潺里,悔未辞家占此中。便可为园如辋内,或疑避客在墙东。花浓花淡春何在,云去云来意不同。明主垂衣天地变,肯教巢许旷松风。

静业堂闻山事
树覆幽斋蒿满垣,呜呜暮角远无喧。碎心未老初收得,侠气经年厪有仅。不怕卉丛吟木容,只愁猎火避王孙。杜陵曾是忧时者,短褐长鑱昼闭门。

伤马时良九逵伯仲
(002-3之二)曾言少室问山灵,次第双星落太青。定是花池闲旧苑,忍将圭璧葬幽冥。鹤归华表千年别,书在石楼尽日扃。贾岛方□交地下,糟床诗社慰飘零。

恼冬
天涯独客牵心绪,矧尔寒冬晦景多。醉高眠忘病日,願聋老去听朝珂。人间万事只垂钓,眼里一生未偃戈。漫述唐虞真易易,委蛇鱼雅自鸾坡。

(002-4之一)题荆田山水画
忽见山源不可极,阴晴灵气向人深。怜吾毫素半生句,知尔天台万古心。石葬蓝云观井渫,仙骑白凤下香岑。藏身如此非轻事,飒沓如闻松桂音。

答杨机部贻诗
翰苑胡然着铁衣,菉薋欲赋为军机。千年鲁史春秋定,六月燕京雨雪飞。腾阁烟江添锦赋,麻姑泉酒染仙馡。知君齿冷襄阳后,那得空山掩蕙扉。

(002-4之二)十月偶题
孟冬将尽尚怀城,王屋金坛雪欲生。谁信胎从五石贵,自居身比一鸿轻。北瞻未歇渔阳馕,中顾犹烦类祃兵。錬魄卷毛尊所好,屯膏早晚忭嵩声。

冬居兰若对花有怀青莲李白
敢诳山溪终自外,洞中榾柮莫迟回。希图忍土童颜驻,不忿孤阳梅蕊来。寺使鱼龙多寂寞,天教宛洛故喧豗。诗文远愧青莲氏,羹赐当年爱尔才。

又咏寺壁予画雪竹
□□(002-5之一)玄冬能独立,显微香色自氤氲。宰官身外灯尝照,绣佛斋前日未曛。休怪琉璃侵定石,才知沆瀣结灵纹。南荣北冷皆无变,落落孤标敬此君。

得屈静原南部书
见书如见金陵梦,长啸怀人感别时。荏苒年华千日过,间关旅意心毛知。咸尝海雨烹秋茗,腊饮竹楼响夜棋。国事赖君茅彙进,陆浑空羡故山芝。

(022-5之二)借椒斋听雨
幸遇空斋湖上雨,黄昏点点在芭蕉。得非恡此清幽味,恰好全无䜩会招。空翠自然生怪石,鹤烟勿乃聚诗瓢。不求旸谷资微尚,蕊砾湿香慰寂寥。

寺夜
何地休心寻寂寞,木鱼相伴赋闲居。钟音一面通流水,花味数株共读书。老病偏宜宦况浅,逃禅更觉世情疏。偶然听话龙潭雪,秣否芝田惠子驴。

即吾园示吾我上人
(002-6之一)半载龙岗才觉好,猕猴园即是吾园。秋深花落知溪晚,冬后鸧鸣悟树喧。生死静观山不受,荣枯闲悦佛无言。幡然却悔从前误,夜夜神铃懒闭门。

其二
不如移家赤甲居,寺墙数步即潭渔。爱看神麯云间种,写得金奁肘后书。帘外秋光忽已过,磬中清韵果曾虚。皀轮亦自夸貕养,忧喜全无恐未如。

(002-6之二)寄南思受闻其园亭甲海内兼讯思敦欲一同遨
十年秦陇路迢遥,旧绪新愁炯不消。短发催人如有约,高山怀汝不能招。昆吾水榭凋桐叶,惇物云溪采药苗。闻说园楼仙岛胜,耆猿傥许作烟樵。

其二
园中委宛途难竟,洞壑幽奇车不容。肯许云霞飞别涧,自为岳渎养乖龙。红苞青镂看多扃,白首苍颜隐万峰。字蚀华碑需我读,追随添作雨山农。

怀华州郭九嵕、东云驹、王季安、郭胤 (002-7之一) 伯
卜筑鸿濛烟雨青,嫉君偏得就山灵。读书之暇泉为友,饮酒以来花与馨。祋祤路迴秦帝馆,弦浦波湛汉人亭。约君登顿无它事,日日三峰醉醁醽。

其二
秦风今日诗还在,欲往相从水一涯。是处岚阴为地主,何方香气问山花。溪边齿齿猢狲路,天外星星云汉槎。只恐劬人不肯舍,前身或者共仙家。

怀朱五章、吴飞卿、朱敬身
(002-7之二)拟山园里旧论文,别后金戈日夜纷。避俗独听花外雨,偷闲应傍鹤巢云。轩辕鼎灶溪光老,神禹龙蛇海气熏。悬榻雪中停远棹,杨公禳衅可曾闻。

怀吴让伯
冬花此日孟河洲,艰阻怀君易白头。诗社当窥千古意,书生独系万年忧。泽号妖枿中原断,野哭青天落日幽。努力文章关世运,明堂大瑟振天球。

欲雪
(002-8之一)阴阴将雨不成雨,雪来不来且自宽。无故鹊群巧作喜,斯时鼠妇休忧寒。仰面云天怜下土,鞠身朝参愧此官。出门杖剑聊复止,何时晴开免路难。

蒋八公
蒋公真是宦情阑,药杵关心懒作官。诵史风波因组绶,求仙情性托花坛。晋江不少鲎鱼美,岛人偏多荔颗丹。宰相何难馨世宇,不然禹步日珊珊。

寄李括苍。
(002-8之二)西瞻曲沃无千里,兄弟相看十七年。泽路音书今喜到,乡园涕泪未曾干。山梅折寄将离绪,雪雁飞回怅远烟。箕隐龟言墨已定,望君三立辅尧天。

愁看
愁看返照北溪外,身世茫茫何所之。甘向藤萝藏面目,敢收海岳作藩篱。蒿行三雅鸡翁伴,氵隐颖一觚毛女知。煜煜圭门难得老,天花瑁石几年吹。

冬兴
(002-9之一)经时颇少故人来,万木萧条罢举杯。温峪仅余几片石,洛阳不是旧溪隈。满篱酸枣青霜落,极目山陵苦雪催。昨夜西风吹客梦,数声残漏不胜哀。

义河
偶来匹马到人家,路枕溪流一径斜。芳圃于中留大路,孤舟之外即天涯。看山悬磴金钗溜,沽酒垂阳米殻花。况是月明白似练,不劳别处养丹砂。

题画马图
渥洼骨格自神驹,画史微传逸气殊。尚觉(002-9之二)声华沾赤汗,不徒厮养饱青刍。能空毛仲千群锦,岂逊穆王八骏图。莫叹雄风无遇合,感恩金粟扫封狐。

与缪桔溪
宅傍玉清亦道家,眉间隐隐见灵砂。幽居百岁儿童识,长啸一声烟水斜。著就仙灯存奥帙,传来药树出瓜华。为知囊底春如海,不信人生自有涯。

经何柏斋先生墓
秋色满天夕照曛,谁人不识侍郎坟。(002-10之一)魂成星宿垂云象,气结湖山冷大云。棠棣阴时空自媚,乌鸦啼处不堪闻。如公旷代何曾死,不必焄蒿怨素雯。

无语
霜侵物候冷萧萧,孤眺风烟万彙朝。病后相寻惟药饵,闲中无语对芭蕉。平沙雁带殊方雨,极浦帆归较猎桥。若到九旬四十稔,笑予拙笨老渔樵。

故园
转眼天寒气不齐,归心安敢说羁栖。(002-10之二)故园墙北开梅蕊,几日河南罢鼓鼙。邙岑扑天余石马,鞏云裹雪暗龙溪。新兵闻道三韩胜,次第中原扫蒺藜。

始闻关外屡捷
忽报军中戡大敌,相传关外执前禽。积年碣石行人少,冬日松山杀气深。顿喜汉营能北战,不愁胡骑又南侵,弨弓铁券酬劳勣,朱鹭黄麻照古今。

答何龙友前辈
一卷新诗东粤至,海乡筑室任遨(002-11之一)游。金毛孔雀临池戏,黛叶槟榔覆洞幽。今羡多君同谷口,旧曾约我上罗浮。香山岂少湖中趣,醉杀烟光范蠡舟。

郊外登张子园楼
寥寥芳杜老中洲,宿雾连天迥不收,何处神祠仍社酒,谁家翁仲只荒丘。数峰霞乱胭脂色,疋练日御芦荻秋。词客倦游将老大,葛藟引蔓又登楼。

(002-30之一)
昼眠当此日,入夏一身孤。诸子皆从宦,宗人半已无。奔腾闻骏鬣,明白俨天榆。不是幽忧疾,中宵说狗屠。

其三
不及卖浆事,沉痾已素谙。剑徒逃岛外,诗友在江南。勾曲茅君洞,宜兴玉女潭。形骸思放浪,无可缓花龛。

其四
得养今诚急,忧生虑且长。栎材亲执爨,贝母借为粮。语默游方内,颠狂混醉乡。世人哀正则,全不谓荒唐。

其五
□(002-30之二)云皮骨在,忽已过春星。贱子东南畝,法王忍辱经。开窗观蚁斗,洗砚恼鱼腥。詹尹勿劳问,飞飞何地螢。

其六
里祭伯鱼庙,山崇虞帝祠。至今人抱病,不复鬼听诗。云母熬餔夕,天匏挹酒时。泠然列御寇,一笑释熊罴。

其七
体弱艰虞后,清斋度岁年。宁甘同室哂,岂受众人怜。小杵敲松用,长蓑辟谷眠。须时沧海去,一灶亦云烟。

其八
已敝黑貂裘,轩楹夜色流。边疆悬汉帜,芟柞(002-36之一)用吴鉤。药錬苍山腹,花开大海头,癯形心万古,不认弃麐洲。

焦山(补)
波内涌巉,神光入眼看。东西双游屐,今古一凭栏。奇电天门劃,群龙谁底蟠。远笙何处动,大海更漫漫。

戊子五月
书意不曾廉,病多兴更添。已抛金缕曲,非乏水晶盐。触雨摧鹏翼,斋心向佛签。可堪头白尽,花影梦青帘。

龙潭驿至真州
几回乘驿口,红日苇滩边。蛇次虽多致,鸾江亦坦然。沙平新雨驻,人速古闉躔。汪氏花亭丽,(002-37之二)欣欣给酒钱。

竹西
近村多异色,密条杂东皋。为路虽微曲,因陂不暇高。土风防寇盗,山野近猿猱。即事通余善,新阳副沚毛。

六合西山溪
圆笠日相遇,野中霁有倪。蹇驴知草径,高畛似楼梯。南北人频异,湖山气不齐,此行闻性别,怪兽莫惊嘶。

遇旧日黎园弟子
转盼江湖委逝波,昔时耆旧已无多。梦中兴庆池头月,犹唱琼华第一歌。

静观僧述西寇来京事
残阳(002-34之一)漠漠芦沟内,风起沙飞世事危。且讲旃檀身毒语,老人只恐说当时。

纪己卯以前
子易骨炊海呐城,诸臣经济更加征。一时虽博奎章阁,翻助西秦百万兵。

长安雨夜
竹路花龛在故林,夜深听雨动前心。忽然假寐游行处,错认松音带水音。

山涧红踯蠋二、三月开甚艳
缑氏山西路不遐,至今缑氏少人家。余红涧底无幽玩,开着山湾踯躅花。

与一章谈秦中
函关西入塞垣通,汉武濯征气势雄。休眺长生金殿影,茂陵松柏老秋风。

借泪
(002-36之二)独向江洲采荰蘅,六朝遗事古人情。欲将一掬英雄泪,借与红龙作雨声。

延秋村
枯树无禽景色凋,长亭不复酒旗招,宜阳西去六十里,衰草寒流对寂寥。

无题
历尽风霜意气豪,湖山奔走笑吾曹,生来原少封侯相,枉费千金买佩刀。

感东风
南山古涧雨相催,却望潘陵日几回。惟有东风情独厚,虽吹花落又花开。

谢角声
风树濛濛少静柯,纸窗深夜奈人何。不因吹角忽惊醒,三十余峰梦转多。

(002-37之一)题莨荡湖村馆
淡淡秋烟下远风,别家万里返江东,杜鹃只会呼春色,不管离人入耳中。

自天池花山闻草臣张君卜居涧中
随峰已历数层转,欲访窥篱张子家。萧瑟林深人不见,满溪绿水向桃花。

江南词
湖南湖北凌晨游,轻荡绿波摇桂楫。突尔见郎佯不言,低头手揽莲花叶。

断荤后照镜
不能游媚只谈诗,老癖盘中忍断时。南郭先生忽览镜,白须满面是阿谁。

橅古
千条太液柳丝垂,又见昭阳花片吹。独是墙阴安命草,年年春到不嫌迟。

(002-34之二)病念旧山寄与故友
莺声墙外歇,多病屡看题。蝴蝶飞来少,苍蝇过去迷。沙鸣燕树合,云压卫山低。霹雳髭髯下,衣裳风云齐。亲朋飡菊酱,书翰染龙泥。碧濑开青眼,长歌遏素霓。高天浑少梦,万怪各开懠。草堂烧注,药匕丽偏提。真足延星历,终身感紫栖。

仲赵雅相善.将有远徒. 绻然言怀
结交非骤合,安雅慰飘零。生态经颠沛,德游想涬溟。屡谈窥爱默,晏坐得惟馨。抗疏扶人纪,著书瀹石经。大翼飞天表,幽心注广庭。违时操枘鑿,好古嗜笾铏。遵渚凌秋水,杨舲阅夜星。高(002-35)文镌怪石,奥义压玄亭。岩壑酬尊白,海烟入峡青。道情年在子,山趣晚相丁。巧宦非难就,孤踪只自宁。怀沙吁楚客,作赋想湘灵,风土徐成纪,林皋间作铭。纫兰思驿骑,梦友怅云坰。料得重逢日,衰颜是老龄。

叶子善医,言近延庆百花山申头陀
静修奇服,休居其中,山深多险,奥乎日星,亦北方幽蒨之所。
寺邃迷诸路,山空访给孤。飞禽游广莫,居士隐虚无。众树纷难辨,崇天似可呼。岑边離棘矢,泉外任骙瞿。青砌中堂甃,熒金大地铺。月明繙般若,松响礼毘庐。语默超樵径。

(002-40之一)顿慊其独。烟麓闷异气,可以定卜筑。黄精味不热,花药自真笃,水畦逐势成,时哉遂滋育。树根蜷如兽,流云静以穆。何以养元和,兵甲日夜酷。兼山艮背身,惠宁天在腹。枳殻编周墙,子孙无外辱。大道在微藏,显照何能榖。万物游虚明,岂但豕与鹿。

道傍草
生旅草,依道傍。草根簇,侮严霜。用土拥护之,春日多灌滋。草枝繁且长,猛虎亦有仁。霜草亦有心。如何脱韝鹰,化鸠还狰狰。

(002-40之二)虎歌
猛虎毛斑然,啮人无其故。不暇问贤愚,正值虎之怒。哭声声啾猎人怜,人食虎肉肉亦甘。

洛阳、密县、河阴、新安、信阳州、郏县、登封、宝丰、伊阳破
流寇土人相子母,煽动訇腾南北走。沙起阴风面无颜,可怜三星光在罶。城破倏忽间,白骨俱束朽。天地太无情,利刃不在手。诸城次第崩,何人获者寿。但逢白骨令人叹,不知白骨年年换。李华空悲(002-44之二)战场文,贺齐白棓不曾见。浴□飞金金声玎,黄草萧萧胡马鸣。

感兴示李爕圆
道味中年觉,吾自安愚鲁。朱弦岂无音,不欲强自鼓。整我榖布巾,犹带西山雨。花树搅人思,不如闭其户。明珠忌太光,按剑心良苦。车公不可少,卉腓念环堵。万化从自得,何妨遇猛虎。猛虎抱道心,不复有内怙。真想嫟山泽,高莽淡可取。

(五古)其二
(002-31之二)庭前一芳椒,猗难展青阴。阳和施大慈,次第领其春。回忆仲冬时,寒气懔人心。春乃敦元化,一一启新陈。劲直语芳烈,未花光嶙峋。物良有本性,纡曲固难任。馨香独不歇,闇然具质文。蔼蔼西山光,蓁蓁入院云。依依动人思,宛宛两絪缊。

其三
脾寒不自理,空尔尤尊罍。尊壘有何辜,养恬在善培。夔龙轻许身,广大诚难谐。嫮女无亲疎,入宫即见猜。事

(002-32之一)窄。芳香隐约来。琴音响绿壁,著书随日晒。远泉清声积,感此天旭晴。榛曲为迎白,娱人向灵晖。专斯万古宅。欢多芳颜润,尘鞅信可惜,劳生縻丰爵,明日受何益。潭鳖可不钓,老麛可不射。菊粮冬旨蓄,虚岩振高策。兴深天亦忘,永与朝市隔。此理难语人,悠悠无辙迹。

其八
我久不出门,出门无可喜。兀然诵我书,可以止则止。人门是非多,动静隔骨髓。忽爱生羽毛,忽恶生疮痏。若水招出城,城外花林紫。士为知己用,花亦有知己。西眷太行山,东顾丹河水。对(002-32之二)酌劝嘉酿,与之相旖旎。古道存陇亩,青条垂清沚。如此一出门,不虚白日驶。骨髓入幽香,中外无所枳。一日微勤效,庶以逸吾体。行止无余心,高栖飡花蘤。求不负中怀,何知世休否。意外获有喜,春事足此矣。

其九
村墟有流烟,雨后草木生。我心颇自怡,弥有徘徊情。水光俨可拾,仓鹒近水鸣。一冬颇严寒,奂及郊坰。有酒佐荑英,好风遵路行。良月不暇曀,惠然为我明。耕牧各已归,(002-33之一)玄漠虚无盈。盼睐惜华践,欲去还屏营。

其十
停轮聊自休,鸿雁徙何急。春天无酷雪,可以自取适。忽闻襄阳破,丁躬戎益棘。百神不悔祸,救世渐无术。刀锋仁义灭,玉石俱烬堲。午飰将欲飱,日莫不能食。中原徧虎狼,辐辏更何极。遥望红云高,肝胆空悲切。我欲挥长剑,封狐巨蛇突。仰面呼苍天,抚剑长太息。

怀州行
自北徂南江水深,钦钦在疚为棘人。哀恸欲死偶然活,蓼莪篇废我心。一亩之宫苔色侵,椒树芽萌未成阴。王痴其间僦一屋,天地容我令悲吟。读彼商周秦汉,以发天真,以闲渊心,载为载云,载哭载歌,幸有知音。居官虽曰二十年,犹然羞此卖赋金,饥不食不仁粟,寒不被无义襟。(002-41之二)堦不栽刺人草,簷不灌恶木棍。嗟乎,古人有班嗣,人何可不为邻,羁绊解,韁璅分,大道自眩眯屈伸。人生当自知悲乐,桐帽鞋老一身。白日未曾至郊野,紫金坛望古城下,晓耕春色,农人潇洒。猗玕洞否,市人识寡。齅饵自非饭牛事,枕云岂是贪禄者。无人可与语,拾穗淚盈把。我欲与人耦而耕,又何梦乎玉为堂而金为马。可笑夫一屋之(002-38之一)间苦经营。千秋睥睨心不平。何忮何求,何将何迎,何競何争,何功何名。海鸾岂亵于冠裘,神虬岂黩于六牲。宁如荷锄理其荒,抱甕灌其兴,妻子无馁,酒蔌可供,可以娱亲戚,可以赒友朋。兵火烧炽既如此,胡为神怨鬼哭劳吾生。饮乎蒿岫之泉,醒乎近壑之钟。起无时,卧无更,钓鱼忘愁,有鸣仓鹒,孰云夔龙为重,孰云巢许为轻。农无心而自闲,花随意以相矜。是故视禁籞之恐惧,不几几哉蜾蠃之与飞鹏。嗟(002-38之二)乎,有樵有牧有老农,知音不少甘哑聋,不听于天莫之京,不听于人莫之京。

卢岩瀑布泉
卢岩别汝今几年,汝之飞流亦可怜。曾共饮酒思无已,春风吹我飞岩巅。手弄万珠跃,声斗千石旋。只今谁与幽玩醉歌于兹山,我在怀州年渐老,时时却忆太室道。草碧香红春正深,骊龙推月白玛瑙。寄语山中道人,为我剷悬蒌,墨汁题瀑布之崖,兰可擣,噫(002-39之一)嘻,我不爱诗山爱宝,光响千年无人扫。

有怀华山久矣,将欲游其颠,兴之所至,先为此歌
华山西去五百里,峭立拔地空中起,仰面呼天天为低,黄河东泻明一缕。平生尚渴洗头盆,仕宦尘耳当一洗。手扪百丈之松花,砚汲百谷之潭水。忆昔太白曾蹑之,狂来欲携谢眺诗。崒嵂平吞沆瀣气,(002-39之二)天龙不怒云车随。三万六千日已半,手自披榛一杖藜。一杖策策鸣星斗,石磴相与行空虚。日月出入走其下,片片芙蓉养我愚。结茅以居傲春秋,山鬼无声猛虎柔。金丹煮药何饥饱,高卧浑忘去国愁。骑鹤尺五叫阊阖,真宰为我奏锽球。峨眉傍侍皆仙女,璚酒清歌紫凤楼。不嗔王生据此山,天垂虹驾猿啾啾。何物朝市足入眼,与

(002-42之二)紫金坛
阴森有雨澡山屋,千花万花红簌簌。羲和鞭日天地忙,醉臥响敲老根竹。曲肱扉中梦上帝,山鬼不敢撼幽独。海风高吹槲树柯,雨声摇曳睡不熟。峻坛灵光何霅煜,雷电威动乾坤轴。天子不管侯不争,百道悬泉奔窗户。曙时坐见双龙归,劳劳尺木多辛苦。

喜见玉调作长谣
往岁北里村,酌酒在竹园。莲花红正好,(002-43之一)终宵有欢言。岂料十年戎马生,河洛城野人崩奔。战骨半亲知,狐狸昼夜啼。北里破,永宁夷,今日实见汝,不觉老泪垂。有此形骸,惊魂参差。骨髓幸尔无恙,憔悴惟有嗟咨。结发相许今如此,酸嘶拭泪而已矣。鲠谏曾诤天下事,匡救数动龙颜喜。世路茫茫不可知,毒蛟磨牙工此。请恤反被辛螫伤,手拏风雷犹不止。口含石阙各分飞,奇服从来谣诼毁。我与(002-43之二)汝为儿女亲,回忆雨中登金门。山势六鳌,水光千鳞。手扪芙蓉以倒日月,气吞沧浪而从峨岷。夜饮南斗不敢出,兮韵国觞不敢侵。老鼋听古寺之钟,怪石鸣横腰之镡。谁知天倾与地翻,金门倾压洛阳山。瓦飞空,血斑斑,男号女叫龙孙死,令我涕泗如波澜。人心颠覆不可测,操戈食人何处安。怀州怀州鸟择木,谈罢不语失声哭。哭极眼枯汝无益,井内绠引讵非福。陆地之艘水之马,千辛万椘全骨

(002-42之一)怪石嶻嵲摩青天,树根诘屈蛟螭蟠。山空无人同载酒,万壑千溪白云间。君不见,金谷季伦富如许,豹养内虎啖汝。胠箧翻愁扃鐍坚,符鸠道济死同鼠。李广百战终不侯,蔡泽一言丞相府。功名不必强,富贵难行素。年年九日还复来,尔辈光阴莫空度。夷齐墓上红紫新,盗蹠坟前伯劳闻,沁水松原绿不了,五子吹笙何处寻。

(002-44之一)皇帝侍士报如此,匣中夜泣苍龙精。回思面召中极殿,赐衣赐镪人所羡,和议力争传廷杖,圣度如天蒙华宴。居丧感伤,起而拜飏。不能提刀定万里,犹如读书滞一方。鼙鼓日夜如鼎沸,黄尘澒洞烽火光。风流谁似羊开府,运策还思张子房。颠毛渐老,痗心草草,销金卖剑是何年,皓首山萝贫亦好。吁嗟哉,天生王生生竟(下缺)

(002-45之一)不可当,金吾告密含沙蜮,道路以目天荒凉。直者如弦死则死,即死无人收尸僵。巨珰孙子俨然列,绣帐流苏拜寿觞。天下祠庙画星辰,跪下拜然苏香。帐中客氏三妇艳,簾内鸳鸯十二行。朝朝暮暮锦缠舞,政府交欢九醞浆。华灯熠爚响箜篌,啣命雷电大长秋。一时冠带意色喜,骈巷如云蟒玉稠。暴公善螫煽中外,蜂虿上下群貔貅。自谓声势一无屈,天摇地动谁敢嫉。威福贯盈狘獝,孰知天道(002-45之二)善颠蹶,海涛不许鰌鱼翻。輴车挽曳长狄骨,华第才闻野狐鸣。东门空想黄犬吠,白泽巷口春不温。铜兽屏前昼如晦,巨卿峻秩皆倾。太阳霾拔照珰血,穴金金谷随流水。孩彪稚虎同掘阅,我皇神武自天开,洗濯乾坤无忧惙。元气丕昌华夏明。济济不复闻鶗鴂。自是黄道熙天躔。大赉匪颁人心悦。君不见,枯鱼过河言哀唧,为报鲂鲤慎动息。我辈莫笑龚胜狷,岁(002-41之一)岁墓云草花白。

(002-33之二)黻佩徒惭陪天子,肮脏不肯媚公卿。排阊奏对九阍叫,阿世公孙岂同调。数以戆言议大事,振辔南行发高啸。孤臣招邮下滹沱,万寇冲锋拔金戈。杀贼如麻及野王,缞絰哭声将奈何。弹长剑,节哀歌,䴙鹈淬光手摩挲。襄阳已破洛阳烬,太室少室寒嵯峨。鄂渚与蜀如拉朽,不见雄旗闻轗轲,月明驿路蛮烟少,春冷孤墟井税多。我心忡忡为不平,山欲锉兕水斩鲸。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22: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BJ130514-116-1.jpg

BJ130514-116-2.jpg

BJ130514-116-3.jpg

BJ130514-116-4.jpg

BJ130514-116-5.jpg

BJ130514-116-6.jpg

BJ130514-116-11.jpg

BJ130514-116-7.jpg

BJ130514-116-8.jpg

BJ130514-116-9.jpg

BJ130514-116-10.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艺术部落】 ( 京公网安备1101140085号  

GMT+8, 2017-7-26 08:36 , Processed in 0.16623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